怪异梦之奇光与魅影

昨晚在牌楼巷47号的万源宾馆又住了一夜,临睡前也没忘记不能浪费了住宾馆的钱,痛痛快快地洗了两次澡,并且把内部和袜子一并洗了,顺便就挂在空调出风口晾着了,可惜不是处子之身了,要不然高高挂在空调上的内裤 ...

《大鱼.海棠》应该值得期待和支持

在2003年的时候,《大鱼.海棠》这个非常优秀的flash短片就已经诞生了,不过我是到2006年的时候才认识她,画风非常优美,故事情节也很唯美且给人启迪与希望。 许多年之后,作者有意将这部flash短片拍成动画电影, ...

晚风中的单车

南京的夏,刚刚有了点如火如荼的势头,不过也就是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,到了傍晚五六点,随着徐徐的晚风吹过来,已有了无限凉爽。十来岁的小孩,天真而好玩,天天嚷嚷着让要我带他出去单车,乌黑闪亮的小眼睛里充 ...

施瓦辛格新片《背水一战》

阿诺出名很久了,不过对于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孩来讲,十年前阿诺似乎还是个新星,2003年在盐城网吧看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上映了的《终结者》,那时候就深深喜爱上这个硬汉了。 时光流逝,又是一个不经意的十年, ...

2013年5月19日石塘玉泉寺之行

很久没有书写文字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到文字是如此苍白无力,不愿再提笔。特殊的今天,信马由缰,不是为了风景,而是为了让复杂到接近真空的心能抽出点头绪来继续生活。 老人的快乐 一大清早便沿着汤铜大道 ...

孚而岗之瑞雪兆丰年

很久很久以前,金陵南郊百余里处有座大山,名曰“云台”,云台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很多和尚,香火不断。山下有个村子叫孚而岗,村头住着一家仙人,据说是宋氏三姐妹仙游后转变而雅居此处。 岁月一轮一轮有转了三十 ...

迟来的2012年年终总结

博客渐渐荒废了,倒不是因为不写博客了,而是2012年以来基本业务时间都在学习前端的相关技术了,前端的框架也随便找了一个研究研究。生活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,总的说来2012年算是丰收的一年。 没有起色的工 ...

冬钓江宁陶吴古镇孚而岗村荒地野塘

很久很久以前,其实也就是在无耻下流的某党抢夺政权之前,陶吴小镇依旧是充满长街曲巷、粉墙黛瓦、古藤盘缠精致的千年古镇。而今经过某党的洗礼之后,在这个小镇再也见不到凹凸不平的古青石板、见不到漆块斑琢的古宅门窗,无论是独轮车的吱吱声,还是古宅前的悠悠木香,即便是把你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,可能也觉得这些景致跟这个小镇无关了。
READ ON

我们悄然错过的那些电影文化之醉拳

前言:我们这代人,心态似乎都很老,而立之年,回忆起青春少年,不觉已是上个世纪的寸寸华年了。转眼间,新世纪竟也悄悄地滑过去十余载,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。这光阴分明就是一支不停加速的箭。怕老去,更怕跟不上这世俗的脚步,于是拼命地跟着时光奔跑,眼前的景也变得模糊,思维跟着混乱起来,然后,时不时地,莫名的时空措置感袭来,这一刻似乎可以停下了,往后顾,跳过青春,突然发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们错过的也很多,特别是电影文化。

READ ON

2012年9月23号入住横溪孚而岗村

两个月前因为邻居的突发事故,导致我加快了离开谷里小镇的速度,谷里小镇虽然是毗邻农村,但是毕竟还是小镇,成排成排的拆迁楼,晚上都是黑洞洞的,零星的住户如寒夜里旷野中那几许微颤的星火。实在厌倦了这种对门都不认识,毫无人情味的肮脏生活,决定搬到农村居住。
READ ON

1 4 5 6 54